7月19日

闲的没事打的,用时大约二十分钟
用了恭西的一个梗
很多cp最后只有老粉知道了,我很害怕哪一天k漏的平台上有人刷:“这对cp不过是你们yy出来的,人家已经有官配了。完全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20x2年7月19日】
这个季节最不缺少的就是热。
于是哦漏选择成天窝在家里,与空调作伴。
虽然毕业几年了,但只要一到这种酷暑天,他总是想起大学时光。
由于工作需要,哦漏几乎和电脑形影不离,因此眼镜片又厚了一层。

工作之余他打开b站直播间,退圈4年当然不会是他直播。
掐点掐的不错,正好赶上kb的直播。

【20xx年7月19日】
宿舍里的老风扇缓慢转动之余还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有时他还总害怕风扇转着转着就掉下来了。

这是最后一天,当天一亮就要告别大学生活了。
这么想着,凌晨几点钟他依然清醒。
嗓子一阵撕痛。

不光是因为对未来的迷茫还有对退圈这件事的不知所措。
果然是耗着嗓子唱歌,没几年时间耗得差不多了,并不是不能唱而是心理阴影太大。
他不想把唱歌这件事融入到自己未来的生活里,他不会处理的清的。

尽管还有一群人等着他。
【20x0年7月19日】
哦漏接到一个电话,虽然很久不联系了,但是依然留着他的电话号码。

“我准备结婚了。”

“哦。”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比如‘祝你新婚快乐’这样的话,难道你还喜欢我舍不得我吗。”

“请问你是谁?”

“嘟嘟嘟--------”

kb把电话挂了。
他其实是知道那个电话是谁的的,kb也知道他知道。
只不过还是太尴尬了。

他们两个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
但最后还是分开了,哦漏主动提出的。因为他能感受到旁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

同性恋是被人歧视,违反道德的。
这是大多数人的理解。

哦漏的想法很简单,爱不是自私的。虽然这么说很像琼瑶剧,但也是最简单粗暴的理由。
他们两个不在意是可以的,但他们的亲人能理解吗,能不在乎异样的眼光吗?

他记得kb的父母想要一个孙子或孙女。
生育下一代他这个男的做不到。
就算二老能接受领养的孩子,那么孩子长大后也会明白同性恋的意思,孩子的同学会瞧不起他欺负他。
而孩子同学的父母则会对他们的孩子说:“离你们班那个有同性恋家人的同学远点,千万别和他一起玩,不然你也会变成同性恋。”

比起这样乱糟糟的生活他更喜欢清静的生活,起码不会连累这一大串和自己亲近的人。
一劳永逸什么的如果真的存在就好了。

哦漏等了十几分钟又给kb打了回去,而在这中间空余时间里他一直在考虑说什么。
电话通的那一瞬间他的想的那些全都飞走了。

“有什么事吗?”对方听起来很是疲倦。

“额……祝你新婚快乐。”
他想说的那么多最后只是汇成了这一句话。

“嗯,祝我新婚快乐。你早休息吧,晚安。”

“晚安”

他没有问邀请函的事,因为kb知道他不会去,这是事实。
他们两个太了解对方了。

哦漏并不是因为矫情,而且因为尴尬,不知道到场说什么好,干什好,会木然的从婚礼开始到结束。
再怎么说他和kb都是男人,拿得起自然放得下。

他只是去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

“该出去走走了,脸都猫的发黑了”

【20x1年7月19日】
自从退圈来第一次回b站来看。
变了不少但终究还是那样,第一个反应是点进音乐区。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虽然和哦漏同期的唱见有些还在坚持着但观众终究还是腻了,新人更吃香。
日翻所剩无几,哦漏对这点最为不满。

kb倒还保持着人气,最近他和未婚妻的合唱还上了排行榜,有人调侃道:
kb聚聚的唱见路还真长。
哦漏只能吐槽:那是其他人的路太短。

最让他在意的是他和kb的合唱视频里不论弹幕还是评论都在刷“k漏不毕业,祝kb和k嫂幸福永远”
哦漏其实有点反感刷cp这种事情,但这种却另当别论,只是让他觉得有点不妥。
这个时候只能哭笑不得的看着赔了他这么长岁月的一种东西不断从眼前穿梭。

还有让他们闭嘴的话,比如说腐女恶心,不尊重kb之类的。
哦漏也只是笑笑而已,他并不能对此说什么,也许这个局面是他自己的选择造成的,但他并不后悔。

【20x2年7月19日】
打卡直播间时kb正在独唱一首哦漏没听过的歌。
这个时候好像有人打电话给他,电话铃声响个不停。
是一个温柔的男声。

在kb接电话期间弹幕一直在刷
〈这个电话铃声是谁唱的〉
虽然有老粉解释但还是淹没在弹幕海里

放下电话,kb似乎没想到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似乎犹豫了一会儿,回答道,
“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之前跟他说我睡不着时他熬夜给我录的催眠曲。”

“不过我们之间的气氛太尴尬了,我拿催眠曲当手机铃声就是想多听听他那时的声音。”

[7月19日,祝你新婚快乐]
[晚安]
连续发了两条弹幕哦漏迅速关上了直播间,开始继续工作。

评论 ( 3 )
热度 ( 33 )